通往的韩一亮家的村道,只修了半边。本文图片除标注外,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张小莲 图

那一刻他很绝望,很害怕。他被送回住处,那是一层有点像工厂的平房,有四个房间,地处偏僻,周边没有邻居。